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特征與發展方向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19-11-08

  摘    要: 無論任何所有制與生產方式都具有多種發展階段與多種表現形式,因而具有多種層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不僅應當研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及其生產關系,而且應當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進行多層面的科學研究,既要進行“中國本色”研究、真正弄清中國生產方式的基本性質及其發展規律;也要進行“中國底色”研究,闡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現實特征;還要進行“中國特色”研究,科學把握中國社會生產方式發展的正確方向。

  關鍵詞: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生產方式; 多層面;

  馬克思恩格斯指出,生產方式是社會存在與社會發展的決定力量,政治經濟學的研究對象是生產方式以及同它相適應的生產關系;生產資料所有制是決定生產方式與生產關系性質的根本因素,無論何種所有制與生產方式都具有多種發展階段與多種表現形式,因而具有多種層面。根據這些基本思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不僅應當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及其生產關系為研究對象,而且應當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進行多色層的科學研究,既要不忘本來,進行“中國本色”研究,真正弄清中國生產方式的基本性質及其發展規律;也要面向未來,進行“中國特色”研究,把握中國社會生產方式的發展方向;還要繼往開來,進行“中國底色”研究,闡明現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主要特征,以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完善與發展的現實基點。

  一、“中國本色”研究:闡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歷史淵源

  馬克思在其政治經濟學名著《資本論》中明確指出:“本書研究的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以及同它相適應的生產關系與交換關系”1。恩格斯明確指出:“政治經濟學作為一門研究人類各種社會進行生產和交換并相應地進行產品分配的條件和形式的科學。”2在這里,馬克思恩格斯明確指出了生產方式是政治經濟學研究的主要對象。所謂生產方式,就是人們進行生產的條件與形式。政治經濟學之所以要把生產方式作為其首要和主要的研究對象,是因為生產方式是社會存在與社會發展的決定力量,生產方式的變革是政治變革與社會變遷的決定力量。馬克思指出:“物質生活的生產方式制約著整個社會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過程。”3恩格斯指出:“生產以及隨生產而來的產品交換是一切社會制度的基礎;……一切社會變遷和政治變革的終極原因,不應當到人們的頭腦中,到人們對永恒的真理和正義的日益增進的認識中去尋找,而應當到生產方式和交換方式的變更中去尋找。”4馬克思指出,任何一種生產資料所有制與生產方式的發展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都有一系列既相互區別又密切聯系的許多發展階段;任何一種生產資料所有制與生產方式的存在都不是形式單一的,都有一系列既相互區別又密切聯系的許多具體形式。因此,任何一種生產資料所有制與生產方式都具有多種不同的發展階段與多種不同的存在形式,因而具有多種色層。“私有制作為社會的、集體的所有制的對立物,只是在勞動資料和勞動的外部條件屬于私人的地方才存在。但是,私有制的性質卻依這些私人是勞動者還是非勞動者而有所不同。私有制在最初看來所表現出的無數色層,只不過反映了這兩極間的各種中間狀態。”5從勞動者與生產資料關系的角度來看,私有制既有兩個極端狀態———勞動者私有制與非勞動者私有制,也有其各種中間狀態———勞動者私有制與非勞動者私有制相互混合的各種不同程度及其各種不同形式。同樣,公有制生產方式也具有多種發展階段與多種存在形式,因而具有無數色層。公有制的性質依公有制的主體是勞動者還是非勞動者而有所不同。公有制所表現出的多種色層,只不過反映了這兩極間的各種中間狀態。公有制的兩個極端狀態是勞動者公有制與非勞動者公有制,公有制的各種中間狀態是勞動者公有制與非勞動者公有制相互混合的各種不同程度及其各種不同形式。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也是如此。因此,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既要研究中國社會生產方式的兩個極端狀態,也要研究這兩極之間的各種中間狀態。從歷史來看,中國社會生產方式的歷史起源或本色是中國古代非勞動者公有制生產方式;中國社會生產方式未來的發展方向應當是構建勞動者與生產資料相統一的新型勞動者公有制生產方式。在這兩極之間存在許多中間狀態與過渡形式。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特征與發展方向
 

  從表面上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來源于馬克思恩格斯的經典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理論,是馬克思經典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理論在當代中國的實踐形態。實際上則不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并不真正來源于馬克思經典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理論,而是根源于中國古代社會的生產方式。習近平同志指出,數千年來中華民族走著一條不同于其他國家和民族的文明發展道路。在現階段,我們開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建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不是偶然的,而是我國歷史傳統和文化傳統決定的。我們之所以必須走適合自己特點的發展道路,這是由中國獨特的文化傳統、歷史命運和基本國情所決定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而是在中國歷史傳承、文化傳統、經濟社會發展基礎上長期探索、漸進完善、內生性演化的結果。因此,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既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也不是從國外移植過來的,而是從中國社會自身的土壤中形成與發展起來的,是傳承中國幾千年生產方式與中華文明的結果,因而有著無比深厚的歷史淵源與歷史底蘊。

  根據馬克思恩格斯的分析,東方國家古代土地所有制、生產方式與社會形態與西方是截然不同的。在西方,實行土地等生產資料私有制;而在東方,國家這一主權者作為最高地主以其專制權力壟斷了一切土地而成為土地的真正所有者,這是印度、中國等東方國家所特有的社會歷史現象。馬克思指出:“東方一切現象的基礎是不存在土地私有制。這甚至是了解東方天國的一把真正的鑰匙。”6恩格斯指出:“不存在土地私有制,的確是了解整個東方社會的一把鑰匙。這是東方全部政治史和宗教史的基礎。”7在東方社會,土地歷來是同國家主權相聯系的,地主、農民等私人擁有土地實際上只是一種對土地占有與使用的權利;土地買賣實際上是土地占有權、使用權的讓渡,它既不表明私人真正擁有土地所有權,也不能否定國家對土地的所有權。馬克思在分析土地私有制問題時明確指出:“土地所有權的前提是,一些人壟斷一定量的土地,把它作為排斥其他一切人的、只服從自己私人意志的領域。”8“同直接生產者直接相對立的,如果不是私有土地的所有者,而像在亞洲那樣,是既作為土地所有者同時又作為主權者的國家,那么,地租和賦稅就會合為一體,或者不如說,在這種情況下就不存在任何同這個地租形式不同的賦稅。……在這里,國家就是最高的地主。在這里,主權就是在全國范圍內集中的土地所有權。但因此在這種情況下也就沒有私有土地的所有權,雖然存在著對土地的私人的和共同的占有權和用益權。”9從中國實際來看,盡管庶族地主與豪門貴族享有土地占有權并且可以買賣,但不能擺脫國家的限制與干預,每當地主的土地兼并被認為已經對國家政權穩定造成威脅時,國家就可以強令遷徙和偷漏稅等理由和手段給予嚴厲打擊,其財產全部充公,歸國家所有。國家不僅既可以限制地主占有土地的數量,而且還按照地主所占用土地的數量收取租稅合一的賦稅。地主的土地占有制是一種極不完全的制度結構,國家可以根據其意志而任意加以限制與干預,它的存在僅僅是國家所有權存在的表現和附屬。因此,東方古代生產方式不同于西方社會生產方式,二者的根本區別在于是否存在土地私有制。自原始社會解體以來,以歐洲為中心的西方社會一直是以私有制為基礎的生產方式,其具體形態有奴隸制生產方式、封建制生產方式與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而以亞洲為中心的東方社會則一直是以土地公有制為基礎的生產方式———亞細亞生產方式。從歷史事實來看,中國、印度等國家在原始社會解體后并沒有從土地公有制轉變為土地私有制,而是從土地公社所有制轉變為國家所有制。在古代中國,土地所有制不論采取何種具體形式,其本質都是國家所有制:在東方專制制度下無論土地名義上是誰所有的實際上都是國家所有的。總的說來,在古代中國,土地所有制不論是打著公社所有制的旗幟還是披上地主所有制的外衣,不論是采取王室占有、貴族占有還是農民占有的實現形式,其本質都是土地的國家所有制。中國古代的國家所有制,不是經濟性所有制而是附著于專制制度的權力所有制。中國古代國有制有三大基本特征:一是宏觀性,它無所不包,是覆蓋全社會的土地所有制,普天之下莫非國土;二是層次性,它包括許多不同的色層,其核心層是國家占有土地(國家田莊制、國家授田制),中間層是國家控制下的公社占有土地、農民占有土地,其外圍層是國家強力干預下的地主與農民的私有土地;三是強制性,它無所不能,以國家機構為工具、以國家權力為手段,可以對一切土地占有、買賣與經營進行強制性的干預。

  根據馬克思恩格斯的論述,亞細亞生產方式具有二重性:原始社會末期兼有公有制與私有制二重因素的亞細亞農村公社,是人類從原始社會轉變為文明社會的共同起點,其基本特征是土地個人占有、公社所有;進入文明社會后,在西方公社私有制轉變為個人私有制,在東方則是國家所有制取代公社所有制,亞細亞國有制由此產生并長期存在,其基本特征是公社占有、個人占有,國家所有。從中國社會的歷史演變過程來看,中國生產方式的歷史性不是表現為歷史斷裂性,而是主要表現為其歷史連續性與歷史繼承性,不是表現為各種不同的生產方式依次更替,出現各種不同的生產方式,而是表現為同一種生產方式一直漸進發展,呈現該種生產方式發展的不同歷史階段與不同形式,各種發展階段與歷史形式前后相繼、一脈相承。幾千年來,中國社會生產方式不是按照“五種生產方式”依次更替的模式演進發展的,而是沿著亞細亞生產方式周期循環、漸進發展的軌跡演進發展的。由此可見,中國古代社會生產方式是以“非勞動者公有制”即專制型國家所有制為基礎的特殊生產方式———亞細亞生產方式,而不是其他什么生產方式,這是中國生產資料所有制與社會生產方式的本來特征或其“本色”。土地國有制與亞細亞生產方式不僅是中國所特有的生產方式而且在中國歷史中長期存在著,這就是中國的基本國情,也是中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形成的客觀歷史前提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深厚的歷史淵源。就其本質來說,這種傳統社會主義模式是中國歷史上延續幾千年亞細亞國有制生產方式在現代社會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的結果。馬克思經典社會主義理論之所以對中國社會主義實踐具有重要指導作用,就是因為馬克思經典社會主義理論符合中國歷史與現實的國情,適應現代中國革命與發展的客觀要求。馬克思指出,一種理論滿足一個國家的需要的程度決定著該理論在這個國家實現的程度。馬克思經典社會主義理論之所以能夠在中國得以實踐和實現,主要是因為以無產階級專政、國有化和計劃經濟為主要內容的馬克思經典社會主義理論適應了中國幾千年亞細亞國有制生產方式長期延續的基本國情,滿足了以國有制、全能政府與集權政體為基本特征的亞細亞生產方式在現代中國創新發展的客觀要求。因此,中國傳統社會主義模式不僅是馬克思經典社會主義理論指導的產物,而且更是中國社會歷史實踐演進的結果,既是照搬蘇聯模式的結果,更是中國自我選擇與自我發展的結果。

  二、“中國底色”研究:闡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現實基礎

  作為中國社會生產方式的本色,以國有制為基礎的亞細亞生產方式不僅在中國古代社會長期存在,而且也對中國現當代社會產生了重要影響。土地國有制與亞細亞生產方式不僅是以國有制、計劃經濟與集權政體為基本特征的傳統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歷史來源,而且決定了現當代中國社會生產方式的現實特征,構成了現當代中國社會生產方式的底色。從本質上看,以傳統蘇聯模式以及當今中國模式為代表的中國現代生產方式是中國古代亞細亞國有制生產方式的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古代亞細亞生產方式的延續與發展既是中國現當代社會生產方式的基本特征與底色,也是從中國古代社會生產方式走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生產方式的中間環節與過渡形式。

  馬克思指出,任何一種社會形態的所有制與生產方式的結構都不是單一的而是多種所有制與生產方式同時并存的。在多種所有制與生產方式并存的結構中,各種所有制形式與生產方式的地位與作用是明顯不同的,其中總有一種居于支配地位、起主導和決定作用的所有制形式與生產方式,這種主導的所有制形式及其生產方式、生產關系決定著其他一切所有制形式,生產方式生產及其生產關系的地位和影響,它就像一種“普照的光”。“普照的光”的思想作為馬克思考察、分析人類社會,建構唯物史觀的重要方法,貫穿于馬克思的一系列著作之中。馬克思指出:“在一切社會形式中都有一種一定的生產決定其他一切生產的地位和影響,因而它的關系也決定其他一切關系的地位和影響。這是一種‘普照的光’,它掩蓋了一切其他色彩,改變著它們的特點。這是一種‘特殊的以太’它決定著它里面顯露出來的一切存在的比重。”10作為一定社會形態中的“普照的光”,居于支配地位、起著主導作用的所有制形式與生產方式就是該社會形態中所有制與生產方式及其生產關系的底色。這種“普照的光”“特殊的以太”,起著決定性的作用,改變著總體中其他一切因素存在的色彩和比重。在古代農業社會中,占支配地位、起主導作用的土地所有制及其生產方式與生產關系就是一種“普照的光”,它使其他的所有制形式和生產方式、生產關系都帶有它的性質和特點。在資本主義社會中,這種“普照的光”就不再是農業社會中的土地所有制,而是資本所有制、資本生產方式及其生產關系。資本已成為一種“普照的光”,它是資產階級社會支配一切的經濟權力。在中國古代社會,土地制度具體形式具有多樣性,由公社占有制、貴族占有制、地主占有制、農民占有制與國家占有制等等,然而居于支配地位、起主導作用的是國家所有制,國家是最高地主,國家主權即全國范圍內的土地所有權,國家所有制規定著和決定著各種土地制度的性質、顏色,是“普照的光”和“特殊的以太”。在蘇聯模式與中國模式占統治地位的現當代中國社會中,在所有制與生產方式結構中居于支配地位、起主導作用的所有制與生產方式是以全體(或部分)勞動者名義或代表全體(或部分)勞動者而掌握與行使生產資料所有權的是國家(或集體)機構,這種代表勞動者行使所有權的所有制形式既不是以往專制國家的“非勞動者公有制”,也不是社會主義直接的“勞動者公有制”,而是一種特殊的公有制形式———“間接勞動者公有制”。這種“間接勞動者公有制”是中國現代社會所有制與生產方式結構中的“普照的光”和“特殊的以太”,是現代中國所有制與生產方式的底色。這種特殊的公有制形式之所以成為所有制與生產方式結構中的“普照的光”“特殊的以太”,并構成現代中國所有制與生產方式的底色,是因為一方面現當代中國堅持社會主義方向,不僅必然要建立與發展公有制生產方式,而且必然要否定與消除以往專制國家的“非勞動者公有制”生產方式;另一方面,由于政治經濟文化條件限制和幾千年國有制生產方式歷史傳統的作用,還不能立即建立直接的勞動者公有制,而只能由國家與集體機構以勞動群眾的名義來掌握與行使生產資料所有權,建立起社會主義國家所有制與集體所有制等“間接勞動者公有制”形式。因此,自古以來形成的中國社會生產方式的本色決定著現代中國生產方式的底色,現代中國所有制與生產方式的底色決定著現代中國所有制及其生產方式結構的基本性質與總體特征。

  作為中國改革開放與現代化建設的歷史背景,亞細亞生產方式的歷史傳統對當代中國社會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影響。在40年改革開放的歷史進程中,我們黨和國家把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改革方向與繼承中國生產資料所有制與生產方式的歷史傳統結合起來,把堅持社會主義基本制度同發展市場經濟結合起來,把堅持公有制主體地位與發展多種所有制形式結合起來,把發揮國有制的主導作用與探索公有制新的實現形式結合起來,把發揮市場對資源配置的決定作用與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結合起來,把實現工業化、信息化與推動農業現代化結合起來,取得了走出傳統社會生產方式,探索和構造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寶貴經驗。以公有制為基礎、以國有制為主導,充分發揮政府的重要作用,高度重視“三農”問題、積極推進農村改革與農業現代化,這些都是中國亞細亞國有制生產方式的基因、潛質,都是現代中國亞細亞國有制生產方式之基本特征與底色的重要表現。

  由此可見,亞細亞生產方式不僅是自古以來中國社會生產方式的本色,而且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基因、潛質與基礎要素,因而構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底色。在改革開放、現代化建設和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歷史進程中,我們一方面要堅持社會主義方向,堅定不移地走社會主義道路,堅持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另一方面,我們一定要立足于中國實際國情,不忘本來,堅定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與文化自信,繼承5000年中華文明與亞細亞生產方式的歷史傳統,并由此構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現實特征。因此,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應當而且必須進行“中國底色”研究,指明貫徹于中國現代生產方式各個方面的核心與“普照的光”,指出貫穿于中國現代生產方式發展過程的主線和規律,闡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現實特征,從而明確發展與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現實基礎。

  三、“中國特色”研究:闡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發展方向

  從歷史淵源來看,中國社會生產方式的本色決定了現代中國社會生產方式的底色;從未來發展看,中國社會生產方式的發展應當從底色走向特色———構建與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因此,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不僅要從中國國情出發,繼承中國歷史傳統,而且要堅持社會主義方向,貫徹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適應中國國情與發展要求而創新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實現形式。因此,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不僅要闡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歷史淵源與現實特征,而且要闡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本質特征與發展目標。與此相適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不僅要進行中國社會生產方式的“本色研究”和“底色研究”,而且應當進行中國社會生產方式的“特色研究”,探索與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發展的目標模式,從而解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所為何物、走向何方”這一重大問題。

  黨的十七大報告指出,改革開放以來我們既堅持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原則,又根據我國實際和時代特征賦予其鮮明的中國特色與時代特征,開辟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這是我們取得一切成績和進步的根本原因。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改革開放以來,經過長期努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這是我國發展新的歷史方位。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我們不僅應當不忘本來、立足現實,堅持與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而且應當繼往開來、面向未來,探索與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發展方向與目標模式。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我們應當在總結歷史經驗、立足客觀現實的基礎上,繼續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發展與完善。如果說,中國本色研究與中國底色研究的重心是闡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歷史淵源與現實特征,那么“中國特色”研究的重心則是闡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發展目標與嶄新形式。從總體上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發展目標就是構建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本質特征與當代中國實現形式相統一的新型的現代社會主義生產方式。

  具體說來,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這一目標的主要內容與基本要求包括兩個方面。

  一是體現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本質特征,按照“重建個人所有制”的要求,構建“直接勞動者公有制”。我們應當明確,根據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基本原理,社會主義生產方式是聯合生產方式,社會主義所有制是勞動者聯合的個人所有制,即以勞動者為主體、以勞動聯合為紐帶、以勞動者個人所有權為內容的新型勞動者所有制。在所有制與生產方式中,應當體現勞動者聯合勞動、共同占有、聯合所有等社會主義本質特征。因此,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應當改革與發展以往“間接勞動者公有制”生產方式,走向以勞動者聯合個人所有制為基本特征的“直接勞動者公有制”生產方式,從而實現我國社會生產方式從“中國底色”向“中國特色”的發展與飛躍。

  二是要根據中國實際國情探索勞動者公有制嶄新的實現形式。根據馬克思恩格斯的科學論述,社會主義所有制與生產方式的目標模式是建立以社會所有制為基礎的聯合生產方式。然而,這一嶄新生產方式的建立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所有制形式與生產方式自身長期發展、逐步過渡的結果。從資本主義雇傭生產方式向社會主義聯合生產方式的轉變包括一系列過渡模式,其中主要有勞動者合作制與資本主義股份制。馬克思在《資本論》第三卷中提出:在資本主義社會內部產生了兩種揚棄資本所有權而向公共占有過渡的形式,一種是股份公司,另一種是工人組織起來的合作工廠。他說:“工人們自己的合作工廠,是在舊形式內對舊形式打開的第一個缺口,資本和勞動之間的對立在這種工廠已經被揚棄……即工人作為聯合體是他們自己的資本家,也就是說,他們利用生產資料來使他們自己的勞動增值。”“資本主義的股份企業,也和合作工廠一樣,應當被看作是由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轉化為聯合的生產方式的過渡形式,只不過在前者那里,對立是消極地揚棄的,而在后者那里,對立是積極地揚棄的。”“資本主義的股份企業,也和合作工廠一樣,應當被看作是由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轉化為聯合的生產方式的過渡形式,只不過在前者那里,對立是消極地揚棄的,而在后者那里,對立是積極地揚棄的。”11

  在當代中國,構建勞動者公有制既不應當照搬馬克思所提出的“社會所有制”為基礎的聯合生產方式的經典模式,也不應當延續以往實踐中的國有制、集體所有制等“間接勞動者公有制”的傳統模式,而應當在適應中國國情的基礎上探索與構建嶄新的勞動者公有制形式。中國的基本國情包括兩個方面:一是悠久而深厚的公有制歷史傳統,生產社會化程度較低;二是商品經濟未充分發展,我們應當建立與完善市場經濟體制,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市場經濟要求建立歸屬清晰、權責明確、流轉順暢、保護嚴格的現代產權制度。

  因此,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公有制的基本特征應當有二:一是范圍的局部性,不是在全社會范圍而是在局部范圍內建立勞動者公有制,不是建立社會所有制為基礎的聯合生產方式而是建立局部范圍公有制形式為基礎的聯合生產方式;二是內容的二重性,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公有制不是純粹的公有制而是以個人聯合所有、集體共同占有為基本特征的二重性的勞動者公有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公有制生產方式的具體形式應當主要是勞動者合作制、股份合作制和公眾(職工)股份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基本特征不僅是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而且是堅持以國有制為主導、以勞動者股份制為公有制主要形式。所謂勞動者股份制,就是以勞動者個人產權為基礎,以勞動者產權社會聯合為紐帶,以勞動者股份合作制、員工持股制和公眾股份制為實現形式的新型公有制模式。

  我們之所以應當以勞動者股份制作為主要的公有制形式,是因為:一方面,勞動者股份制不僅以勞動者為產權主體而且實現勞動者產權的社會聯合,因而能夠體現社會主義所有制的本質特征,能夠實現勞動者個人聯合所有制即重建個人所有制;另一方面,勞動者股份制能夠建立歸屬清晰、權責明確、保護嚴格、流轉順暢的現代產權制度,能夠適應市場經濟對公有制產權制度的客觀要求。因此,我們應當積極發展以股份合作制、以職工持股與公眾持股為基礎的各公眾股份制。同時,積極發展以混合所有制為基本特征的股份制經濟,國有資本投資項目允許非國有資本參股,推動國有企業完善現代企業制度。健全協調運轉、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建立職業經理人制度,更好地發揮企業家作用。深化企業人事制度改革,使員工能進能出、管理人員能上能下;深化分配制度改革,使經營者與勞動者的收入能增能減。同時,在國有企業改革要鼓勵非公有制企業積極參與,對于非公有資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業應當鼓勵其發展。允許混合所有制經濟實行企業員工持股,形成資本所有者和勞動者利益共同體。鼓勵有條件的私營企業建立以股份制為基礎的現代企業制度。

  如果說以古代國有制為代表的非勞動者公有制是中國社會主義公有制生產方式的歷史來源,以勞動者股份所有制為代表的直接勞動者公有制是中國社會主義公有制生產方式發展的目標模式,那么以國有制與集體所有制為代表的間接勞動者公有制則是從前者轉變為后者的過渡形式;如果說歷史上的非勞動者公有制與未來的直接勞動者公有制分別代表中國公有制生產方式的兩個端點,那么國有制與集體所有制等間接勞動者公有制和改革開放以來形成的農戶承包制以及國有股份制等則是處于這兩個端點之間的各種中間狀態。

  總的來說,中國公有制生產方式的歷史發展過程是以遠古時代農村公社是勞動者公有制生產方式為起點,經由古代非勞動者公有制生產方式或與現代間接勞動者公有制生產方式,最終目標發展為新型勞動者公有制生產方式的歷史進程。這是一個否定之否定的辯證發展過程:原始直接勞動者公有制———非勞動者公有制與間接勞動者公有制———新型直接勞動者公有制。從本質上說,構建新型直接勞動者公有制生產方式就是通過否定非勞動者公有制、揚棄間接勞動者公有制而重新建立勞動者公有制。重建勞動者公有制,不是恢復歷史上的農村公社所有制,而是在生產社會化、經濟市場化和生產資料共同占有的基礎上重新建立勞動者公有制。從現實發展過程來說,重建勞動者公有制就是以現有公有制實現形式為基礎,以構建直接勞動者所有制為目標,以股份化的產權制度改革為途徑,在充分發揮國有經濟主導作用的前提下,積極推進國有企業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廣泛發展合作制、股份合作制與公眾(員工)股份制等新型公有制形式,實現中國公有制生產方式新的發展與新的飛躍。

  注釋

  1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8頁。
  2《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528頁。
  3《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2頁。
  4《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654-655頁。
  5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872頁。
  6《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12頁。
  7《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13頁。
  8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695頁。
  9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894頁。
  10《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4頁。
  11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499頁。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新加坡时时彩官方开奖 新11选5万能公式 大富豪手机棋牌游戏 闪电盒子里全民捕鱼怎么赚钱 美术生在家怎么赚钱 永盛彩票网北京赛车 大屏导航机不赚钱 急速赛车彩票 游戏打码赚钱吗 3d定一胆公式 可以赚钱的软件 烫菜赚钱吗 闲杂时间赚钱的行业 极速十一选五遗漏预测 好玩的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菏泽渣土车赚钱吗 赚钱宝使用ext4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