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民族民間舞蹈美學領域的研究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19-11-15

舞蹈美學論文熱門推薦10篇之第五篇:民族民間舞蹈美學領域的研究

  摘要:舞蹈作為一種身體語言藝術, 其審美研究具有重要意義。關于云南少數民族民間舞蹈美學研究, 應將中國舞蹈美學與云南少數民族民間舞蹈研究結合, 并樹立民族民間舞之美為"大美"的校正意識。在大力提倡"文化多樣性"的今天, 唯有不斷完善民族民間舞蹈的學科建設, 加強民族民間舞蹈美學領域的研究, 方能為民族民間舞蹈藝術的發展與創新奠定堅實的理論基礎。

  關鍵詞:舞蹈美學; 藝術人類學; 云南少數民族民間舞蹈; "大美";

  Abstract:

  As a body language art, dance has great significance in aesthetic study. With regard to the study of the aesthetics of Yunnan folk dances, a certain systematic logic should be established to combine the Chinese dance aesthetics with the study of Yunnan ethnic folk dances, and to establish the aesthetic consciousness of the national folk dance with eternal beauty. In today's vigorous promotion of cultural diversity, only by constantly improving the discipline construction of national folk dance and strengthening the research in the field of national folk dance aesthetics, can lay a solid theoretical foundation for the development and innovation of national folk dance art.

  Keyword:

  dance aesthetics; art anthropology; Yunnan ethnic folk dance; eternal beauty;

舞蹈美學

  "美"是古今中外藝術家在創作上不約而同追求的一種審美的外化境界, 美學作為哲學的一個分支, "是社會審美意識和美的規律的系統化和理論化。"[1]作為美學分支之一的舞蹈美學, 自然有別于繪畫、音樂、詩歌等其他藝術門類, 側重于從舞蹈的角度對其本體所具有的審美特征來進行理論分析。

  關于舞蹈美學的理論研究在中西方均有專著, 在國內舞蹈美學的理論研究中, 呂藝生、于平、歐建平均從學理上對舞蹈美學進行過理論化論述。呂藝生專著《舞蹈美學》從舞蹈美的本質論、舞蹈本體論、舞蹈審美論三個大方向來進行舞蹈美學的學理論述[2].于平在其專著《舞蹈文化與審美》中認為, 在作為人類的審美對象出現之前, 藝術首先是作為一種文化現象, 因此他從舞蹈文化的角度論述了各個舞種的特性與特質, 之后闡述了舞蹈審美從動態構成走向視覺接受, 以及舞蹈審美的物質載體和感知氛圍。歐建平翻譯了杰伊·弗里曼的專著《當代西方舞蹈美學》, 該書從審美距離說及舞者與其他審美對象兩大角度對西方舞蹈中存在的審美功能、模式、對象、距離、精神以及"審丑"進行了論證與闡釋。在"第十八屆世界美學大會·舞蹈美學與舞蹈教育分論壇"會議后, 由鄧佑玲主編的《舞蹈美學與舞蹈教育研究》涉及舞蹈美學基礎理論研究、中國古典舞蹈美學研究、中國民族民間舞蹈美學研究三個方面, 資華筠、王克芬、袁禾、羅斌、潘志濤、明文軍、滿運喜、高金榮等專家在書中發表了學理論述。袁禾所著的《中國舞蹈美學》以中國歷史發展各個時期的舞蹈特征做為主線, 對其進行舞蹈美學上的理論詮釋。她認為, 中國舞蹈的"美"既包括了民間舞蹈的"俗美", 也包括了宮廷舞蹈的"雅美", 這對中國舞蹈美學的發展具有著重要的影響。

  就云南少數民族民間舞蹈而言, 其理論研究大部分依靠文化人類學、藝術人類學作為理論前提和理論支撐, 其研究方法、研究視角均以社會科學之方法論進行探索, 加之民族民間舞大環境下對舞蹈美學研究的不重視, 使得云南民族民間舞蹈對于舞蹈本體的研究、舞蹈美學的研究較為缺乏。就云南少數民族民間舞蹈美學發展來說, 這方面的理論研究稍顯空白。筆者認為, 云南少數民族民間舞蹈資源如此豐富, 各少數民族舞蹈文化以及從中滲透出來的審美意識是云南民族舞蹈的豐富寶藏。因此, 關于云南少數民族民間舞蹈美學的研究亟待進行。

  一、將藝術人類學研究與舞蹈美學研究相結合

  人類學這一"與人有關的研究"從最初狹義的指代人體解剖學與人體生物學, 逐漸輻射到人類社會生活與思想內涵的各個方面, 可以說, 人類學是一門研究人之所以作為"人"的學科。隨著人類學研究的深入以及各項研究領域的拓寬, "人們已經認識到, 在現代社會中, 藝術所起到的作用并不是輔助的, 或者說它并不是單純地反映社會現實, 而是創造政治行為活動的主要構成部分。"[3]"藝術象征是一種集體表現, 通過被社會分享的藝術形式和內容加以表現, 幫助社會秩序的形成。"[4]因此, 藝術人類學理論的進駐豐富了國內的藝術理論研究, 刺激了田野調查等方法在中國各個藝術領域內的活躍發展, 而許多研究者針對藝術人類學的研究方法, 緊密結合中國大藝術環境的具體情況, "總結我國各民族的文化藝術經驗, 在圍繞藝術起源、藝術創造心理、當代藝術的生態環境、藝術遺產的保護、藝術文化的多樣性、跨文化的藝術比較等學術領域作出了不可替代的貢獻。"[5]

  對于民族民間舞理論研究中最為重要, 也是最為普遍的方法是研究舞蹈中藝術人類學之文化理論形態。民族民間舞的發展離不開研究者各地的田野調查, 通過采風, 從而進行原生態民族民間舞的收集、加工、提煉、整合, 進而形成舞蹈元素, 納入課堂進行教學、訓練, 最后以這些元素為素材進行創作, 成為舞臺民族民間舞作品。因此, 田野調查是民族民間舞蹈發展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環。云南少數民族眾多, 各民族歷史悠久、文化深厚, 舞蹈形態保存較為完好, 其得天獨厚的民族藝術資源使得它成為了國內外眾多學者趨之若鶩的人類學研究寶地。由于云南舞蹈發展的側重點突出在云南少數民族傳統民間舞蹈, 所以其理論的研究方向也多以文化人類學、藝術人類學為主要研究支撐, 根據各少數民族的種族區分、社會構造、物質生活及由此產生的精神文明, 進而找到各民族在生存環境、生產方式、生活習俗上的特征與異同, 以這樣的貼近文化特色的理論研究方式來進行其舞蹈文化上的研究, 最終輻射到如何重視云南少數民族傳統民間舞蹈的繼承與發展上。

  藝術人類學研究方法在云南少數民族傳統民間舞中深入發展的同時, 舞蹈美學研究在藝術人類學視閾下對云南少數民族民間舞蹈的發展有著不可忽視的必要性。舞蹈, 說到底是為"人"的藝術, 以身體為物質載體進行表達, 通過舞者身體的律動與語言的訴說, 進行身體內空間與外空間的組合, 進而達到對"意"的內在傳達。這樣的身體語言藝術在一定意義上適合美學的研究與探索。

  云南有著得天獨厚的地理與人文優勢, 少數民族文化豐富多樣, 為云南少數民族民間舞蹈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筆者認為, 應充分利用云南少數民族舞蹈的資源, 不僅在少數民族民間舞蹈教學與創作上有所建樹, 更應該將豐富優秀的少數民族舞蹈文化進行系統化、理論化的研究。藝術人類學在云南這一土地上已經有所發展, 但從總體上來看并不全面, 以云南少數民族民間舞蹈為樣本的藝術人類學理論研究大多還僅限于田野調查的文本記錄與個案分析, 而后續的系統性理論總結與審美研究則較為缺乏。因此, 應將舞蹈美學與藝術人類學結合起來, 在探索云南少數民族傳統民間舞蹈繼承與發展的社會性、人文性等人類學問題時, 注重少數民族民間舞蹈身體語言之美及民族舞蹈文化審美特征。對于云南民族民間舞蹈來說, 藝術人類學與民間舞蹈美學的研究同等重要。藝術人類學著眼于"文化"的類型性、特征性研究, 而舞蹈美學可在藝術人類學的文化研究中更趨向于文化意義上"美"的探索與發現;對于舞蹈本體來說, 藝術人類學的研究為民間舞蹈本體、舞蹈形態、舞蹈構圖、舞蹈意象等提供了文化性、社會性的參考與依據, 而舞蹈美學的研究可在這一參考依據之上, 揭示本體、形態、構圖、意象上的"美"的蘊意。如果說藝術人類學是"人文"的, 那舞蹈美學便是"審美"的;如果說藝術人類學對舞蹈的研究是"外延"的, 那舞蹈美學的研究便是"內涵"的。在民族民間舞的理論研究中, 藝術人類學研究是基石, 而舞蹈美學可在這一基石上加深對舞蹈內涵的詮釋與表達。筆者認為, 舞蹈美學的理論性研究不僅對于云南少數民族民間舞蹈理論性發展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 同時, 其與藝術人類學結合, 即是與云南少數民族民間文化研究結合, 這樣的理論研究將會有更加厚實、廣闊的發展。

  二、將舞蹈美學與云南少數民族民間舞蹈教學實踐結合

  如前文所述, 舞蹈美學, 尤其是中國舞蹈美學的研究對象涉及各個時期的舞蹈形態、舞蹈文化, 以及人們審美意識的變遷等問題。那么對于舞蹈美學的引入, 不應該進行機械化的生拉硬拽, 這樣反而不利于舞蹈美學理論在云南的發展。因此, 筆者認為, 應該充分利用云南少數民族傳統民間舞蹈這一資源優勢, 注重少數民族民間舞蹈教學與實踐中"美"的意識的滲透。

  云南藝術學院一直以來立足云南獨特的民族文化生態環境, 依托豐富的少數民族舞蹈藝術資源, 積極探索云南各少數民族審美的原發性與高等舞蹈藝術人才培養的有機結合, 通過傳統民族民間舞蹈審美的探索與實踐, 通過教學實踐和人才培養成果去實現其時代性、民族性與藝術性的協調發展。在教學實踐與探索中, 云南藝術學院將云南各少數民族傳統民間舞蹈納入課堂教學, 教材編創不只是舞蹈風格的展示, 而且通過實踐與理論研究表現民族民間舞蹈的審美意識, 傳承優秀的民間舞蹈, 使舞蹈的審美性、社會性、功能性得到最好的詮釋。

  在課程建設中, 云南藝術學院主要將少數民族民間舞審美意識與教學實踐相結合。首先新增了《云南民族民間舞蹈教學與傳承》課程, 以展示多姿多彩的云南少數民族民間舞蹈風格、審美特征、獨特的表現形式及其深厚的文化蘊涵為目的, 充分體現出云南各民族民間舞蹈豐富的地域文化特色。與此同時, 學院階段性地聘請國家級、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舞蹈傳承人進入高校課堂教學, 讓學生最直接、最有效地去感受不同民族、不同藝人自身的個性特質和舞蹈風格, 并進一步去認識和理解原生形態的云南民族民間舞蹈, 辨析同一地域不同民族, 同一民族不同地域環境下, 舞蹈的共同性與各異性, 以及民族審美意識的表現、民族情感的表達和民族性格的彰顯。比如, 在國家級彝族"煙盒舞"項目傳承人施萬恒老師的教學中, 他不僅僅以歌舞樂相間的方式進行傳承教學, 在表演中自然地透露出強烈的民族自豪感, 仿佛將學生們帶入彝族煙盒舞的民間表演場域中。同時, 通過他對煙盒舞的源起、形式、形態以及對傳統動作套路的生動講解與示范, 讓學生全面、深入地了解彝族舞蹈形態的成因及其文化蘊含, 促使舞蹈教學的傳承不再單一停留在肢體語言的表達層面, 而是凸顯出學生在掌握各個民族民間舞蹈風格特征的基礎上, 對民族精神、民族審美、民族情感的深刻的領會和表達。

  其次, 《云南少數民族代表性舞蹈》作為云南藝術學院的特色主干課程, 及云南省省級精品課程, 主要通過傣族、佤族、景頗族、白族、哈尼族等多個民族民間舞蹈的系統教學, 以云南各民族民間舞蹈的歷史文化為依托, 突出民族區域文化特色, 以舞蹈動律、舞姿、步伐及民間素材為基礎, 注重教學內容的多樣性、風格性、審美性及訓練性, 充分體現云南民族民間舞蹈豐富的表現形式和深厚的文化蘊含, 進一步增強學生對民間舞蹈審美意識的認知, 提高學生的舞蹈文化意識和創新精神。例如, 由云南藝術學院編創的"云南少數民族代表性民間舞蹈---傣族精品組合課", 以新平花腰傣、西雙版納水傣、漢傣, 文山黑擺夷支系為主體, 系統探索不同地域同一民族舞蹈的教學編創與實踐方法, 全面了解傣族民間舞蹈的文化背景, 及傣族民間舞蹈風格與表演形式的多樣性構成, 從中把握該民族的多元的審美意識。譬如依據新平花腰傣的生境習俗、文化審美形態, 以及生產勞作時的動態進行元素提取后編創的"花腰傣舞"組合, 根據傣族古老的民間舞編創的"大鵬鳥舞"組合, 依據文山傣族黑擺夷支系"帕子舞"編創的"黑擺夷組合", 編創了傣族地區廣泛流傳的、最具特色的民間舞蹈"象腳鼓舞"等。這類組合雖然均為傣族地區舞蹈, 但由于各支系的文化不同, 故形成了不同的舞蹈審美意識, 云南藝術學院旨在抓住各民族支系舞蹈的個性特征, 突出在同一民族語境下不同舞蹈形態的美學體現。例如"大鵬鳥組合"在編創時應首先從"鳥"的模擬中尋找大鵬鳥的形態特征與動作特性, 多以大舞姿、高展翅配以掌式或爪式手型, 采用輕重緩急的打擊樂伴奏, 體現出大鵬鳥勇敢搏斗和大無謂的犧牲精神。而"黑擺夷組合"的動作形態大多以腰、胯持反向動律, 左右來回擺動, 舞蹈顯現出古雅大方, 溫婉柔情的風格特點。

  在舞蹈美學與云南少數民族民間舞蹈教學實踐的結合中, 筆者探索性地編創了傣族古代民間舞蹈《長甲舞》。在編創之初, 因沒有史料明確其為宮廷舞指向的佐證, 筆者通過搜集整理大量的文獻與影像資料, 充分調研傣族長甲舞的源起, 多次請教有關云南民族舞蹈史論研究專家, 從傣寺壁畫中的舞姿造型提取素材, 與印度尼西亞歸國專家進行積極交流, 最終將其定位為傣族古代民間舞蹈。編創中, 高度重視傣族人民的宗教信仰、生活習俗、文化藝術、審美心理等。首先, 在保留其基本動律和三道彎造型的同時, 強調其古樸典雅、端莊祥和的舞蹈表演風格, 動作形態以半蹲低姿體態為基準, 雙手劃圓內外盤繞, 膝部動律貫穿始終, 點線清晰、動靜相交。其二, 關注傣族服飾對其動作的發生及其影響。譬如在做勾踢步時, 要求動作平穩、舒緩, 并不強調勾踢步動作的大小, 而是更加注重勾踢以自然撩動裙邊為美的原則。其三, 在胯部的橫向擺動中, 不求刻意放大或夸張傣族女性的胯部擺動, 而是尊重傣族生活的自然環境所帶來的和諧自然的運動軌跡, 充分體現古代傣族女性的淳樸、善良、優美, 形成傣族長甲舞"神""形""韻"相統一的表演風格。長甲舞編創沒有急速高難的旋轉與技術技巧, 沒有過多的流變與調度設計, 沒有特殊的舞美裝點, 最終追求的是動作、韻律及其姿態下所蘊含的傣族傳統審美。

  筆者希望通過一系列相關的實踐, 探索性地將舞蹈美學與少數民族民間舞蹈教學相結合, 挖掘其中更具個體性、差異性的審美意識, 關注不同民族地區在特定的文化背景下人物的情感狀態、行為方式、以及審美觀念所帶來的不同的藝術表達。民間舞的審美意識是滲透進民族民間舞動律中的, 要使舞蹈美學在民族民間舞當中有根可循, 要使民族民間舞的審美意識表現更加清晰、透徹, 則必須將舞蹈美學全面地、緊密地與民族民間舞教學實踐相結合。

  三、校正意識:民族民間舞之美為"大美"

  "美"或"審美"是舞蹈存在的必要因素與目的之一, 也是舞蹈之所以極富魅力、引無數人探究的原因。因此, 對于舞蹈所具有的審美屬性, 我們需要上升到理論的高度來將其概念化和系統化。中國的歷史文化中不乏有對"美"的意識性、理論性探索。"得意忘象""氣韻生動""外師造化, 中得心源"等均是各個時期在對形態化的美觀摩之后的總結。依照這些古典審美意識的引導, 現今對于舞蹈美學研究, 除了從舞蹈本體的角度對其進行理論上的建樹與探求外, 更大層面上是對中華民族傳統文化進行再審視與再學習。然而現今美學研究的現實是, 盡管中國古典美學中有很多關于藝術審美意識的思想, 但映射到具體的藝術形式后, 舞蹈美學帶著時代的局限性與獨特性。

  中國古代舞蹈, 尤其是古代宮廷舞蹈一直以來被融入詩歌、音樂中, 并與之一起成為"樂"的表現形式之一, 共同承擔著"功成作樂"之功用, 因此, 相對于現在, 舞蹈在古時更多表現的是一種綜合特性。與此同時, 舞蹈以其過程性與現時性而不如音樂、詩歌、繪畫那般便于記錄。因此, 盡管自魏晉南北朝始, 舞蹈開始有著獨立性意識的自覺表現, 并伴有批評型詩歌的出現, 但總體而言, 中國古代舞蹈在理論上與其本體性一樣, 并未形成系統的、獨立的美學理論。盡管有著自身不可忽視的歷史局限, 但舞蹈相比其他藝術形式卻有著得天獨厚的情感表現主體---身體。以身體作為物質載體進行情感表達, 使得舞蹈成為表現情感的最高層次---"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強烈的情感特質顯示出突出的審美意識與審美特征, 加之各個時期審美環境與意識的變更, 因此, 不同于西方舞蹈美學理論的科學化與系統化, 中國的舞蹈美學"其研究對象主要是不同時期出現的舞蹈美學思想、舞蹈美學范疇和舞蹈審美意識的產生、發展及其變化。"[1]3

  現今舞蹈美學研究以古典舞蹈為主要研究對象, 在對舞蹈審美范疇和審美意識的研究中, 似乎給外界一種印象, 中國舞蹈所談之"美", 是古典舞之"美", 其研究對象為古代宮廷舞蹈、民間舞蹈以及吸收戲曲舞蹈元素而形成的中國古典舞身韻等。對于民族民間舞, 尤其是以云南少數民族為代表的民間舞蹈來說, "舞蹈美學"處于研究的邊緣化。

  如上所述, 民族民間舞蹈的推進主要是以藝術人類學為主要理論支撐, 加之舞蹈美學的研究對象大多以古典舞蹈為主, 致使對美學的研究不足。然而實際情況卻是民族民間舞在身體動態中表現出來的美真正是為"大美"."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四時有明法而不議, 萬物有成理而不說。"[6]舞蹈以身體進行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表達, 是為"大美"的表現。這樣的表現不是狹義具象的, 而是以文化為基礎的意識性表現。作為以民族性為文化背景的民族民間舞蹈, 既有身體的言說, 又有民族文化的積淀, 是對"大美"的表現, 正是這種"美"才使得民族民間舞蹈如此豐富多姿。

  民族民間舞是中華民族文化之"美"的產物, 人們會為他們震耳欲聾的鼓點而激動, 被他們或颯爽或婉約的舞態而折服, 同時也會為他們多彩神奇的精神文化儲量所震撼。民族民間舞, 正是在深厚文化底蘊之下產生的身體對"美"的訴說, 所以筆者認為, 在談到中國舞蹈美學的時候, 不能夠狹義地認為中國舞蹈美學的研究對象僅指中國古代宮廷表演性舞蹈、戲曲舞蹈, 更不能將中國舞蹈美學與中國古典舞美學劃等號, 而應該延伸到民族民間舞蹈美學的建構中去。

  因此, 要發展云南少數民族民間舞蹈美學, 首先校正意識, 即民族民間舞的美乃"大美", 在百年來不斷發展的過程當中, 其民族性與文化性深深植根于少數民族的審美意識中。隨著社會變遷、文化融合等因素不斷的變化, 這種意識也深刻地反映到舞蹈的審美形態上面。從這個意義上而言, 如果缺乏對舞蹈美學上的研究, 將會是云南傳統少數民族民間舞蹈的一大缺撼。

  結語

  理論不應脫離實際的操作, 在理論研究的過程當中不應僅限于單純的概念化研究, 而是應該在概念性研究的基礎上深入結合當地舞蹈理論研究的實際情況, 從而進行深入的發掘, 形成具有地方特色的理論成果。就舞蹈美學而言, 在中國大歷史文化背景之下進行"美"的研究, 已有豐厚的研究成果為我們做了積淀, 而我們應該做的是將中國舞蹈美學與云南少數民族傳統民間舞蹈的具體歷史沿革狀況相結合來進行理論上的探索與分析。云南在舞蹈美學的理論研究上存在著地方性特點:其少數民族眾多, 25個少數民族均有自己的民族文化歷史, 而各不相同的文化觀念與社會環境又孕育出了各具風格特色的舞蹈文化。其中固然有著各不相同的審美意識, 每一民族相對獨特的"美"的追求為云南少數民族民間舞蹈美學的理論研究造成了一定的困難。因此, 在對其舞蹈美學的理論探尋中, 切忌用一般的美學原理進行生拉硬拽, 機械或簡單套裝, 而應該從各個民族的舞蹈本體入手, 從各個民族的文化本源入手進行個性分析。在具體方法上, 筆者認為結合前文所論, 在明確民族民間舞之美為"大美"的意識引領下, 依托當地的特色資源, 理論研究上將藝術人類學與舞蹈美學研究相結合, 在實踐操作上將舞蹈美學研究與云南少數民族民間舞蹈教學實踐相結合。除此之外還應"以大化小", "以大"就是以中國舞蹈美學的理論研究作為支撐, "化小"便是從共性當中抽出個性, 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以此來構建具有云南民族特色的舞蹈美學理論。

  舞蹈是人類最古老的藝術形態之一, 中國民族民間舞蹈從遠古發展至今, 從未斷流。中國少數民族民間舞蹈美學研究至今仍在初創階段。在大力提倡"文化多樣性"的今天, 唯有不斷完善民族民間舞蹈的學科建設, 加強民族民間舞蹈美學領域的研究, 方能為民族民間舞蹈藝術的發展與創新奠定堅實的理論基礎。

  參考文獻
  [1]袁禾。中國舞蹈美學[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11:1.
  [2]呂藝生。舞蹈美學[M].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2011:2-5.
  [3] EDELMAN M. From art to politics:how artistic creations shape political conceptions, Chicago: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5:2.
  [4]莊孔韶。人類學通論[M].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 2003:551.
  [5]邱春林, 寥齊。走向田野的藝術研究:中國藝術人類學學會成立大會紀實[J].南京藝術學院學報, 2007 (2) :36-38, 87.
  [6] 莊子·知北游。轉引自袁禾。中國舞蹈美學[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11:330.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新加坡时时彩官方开奖 真钱诈金花app有吗 长途货车拉货赚钱吗 合伙生意很赚钱 甘肃11选5号码 辽宁快乐12选5走势图表 赚钱之类的词语 开元棋牌官方下载 豪华车跑什么赚钱 辽宁快乐12组选走势图 挖掘机做工程能赚钱吗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下载 全民捕鱼游戏怎么玩 职业养猫赚钱吗 普洱中彩票大奖 福利彩票东方6+1玩法 中国象棋十大高手排名